主页 > 奇·趣事尚志市京东白条套现
2018-10-08 01:45

尚志市京东白条套现:勇当新时代全国改革开放标杆

尚志市京东白条套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作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公司,曾经被视为创业板成长标杆企业的鼎汉技术(300011),近期遭到了公司股东的大幅减持计划。

  1月12日,鼎汉技术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阮寿国因个人资金需求,预计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33,519,023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截至公告日,阮寿国持有公司股份46,912,523股,占公司总股本8.40%。

  本次减持股东阮寿国身份并不简单,他是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芜湖鼎汉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的创始人。

  2014年7月份,鼎汉技术以7.6亿元的价格向增发阮寿国、阮仁义发行股份购买海兴电缆(鼎汉轨道交通装备原名)100%股权,同期上市公司对海兴电缆的盈利水平设置了对赌协议,14-16年三年净利润不低于2.54亿元,超出部分予以奖励60%。

  最终,公司拟以每股14.95元的价格,向阮寿国、阮仁义合计发行不超过5083.612万股用于支付上述对价。阮寿国也成功借此机会进入了鼎汉技术的管理层。

  这场并购的结果还是相当令人满意,2014年海兴电缆盈利1.8亿元,第一年就超越了年均利润2000万元。随后的2015年度和2016年度贡献利润分别为1.05亿元、6573万元,尽管有些下滑,但是以累计净利润来算海兴电缆也是顺利完成了任务。

  这是鼎汉技术上市之后的首次并购,大概也是这次并购,让公司尝到了甜头,使得公司之后的并购之路越来越疯狂。

  2015年1月30日,鼎汉技术一次性发布了34份公告,从14年度报告、15年一季度预报到增资奇辉电子、拟并购广州中车轨道交通空调装备有限公司股权等等,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大幅并购之后,鼎汉技术的股价也迎来了爆发。

  自并购海兴电缆之后,鼎汉技术的股价一路拉升,从2014年的10元/股(复权价)飙升至2015年最高的59.69元/股(复权价),市值一度超300亿。

  不过在并购泡沫破碎之后,鼎汉技术背后的风险在市场中暴露无疑。

  公司的整体业绩在2015年之后开始下滑。

  并购的公司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2015年收购的辽宁奇辉电子,在刚刚完成收购后当期便亏损432.73万元,2017年2亿元收购的德国小公司SMART开门便首亏827亿元,就是引以为豪的海兴电缆,近一个报告期利润也仅750.64万元,更业绩承诺期的表现大相庭径。

  而且海兴电缆曾经的创始人阮寿国在过了承诺期之后也辞去公司董事一职,开始不断减持自己持有的股份,极力撇清跟海兴电缆的关系。

  同时,并购带来的还有不断增长的商誉。

  从第一次并购海兴电缆产生了6亿多商誉之后,鼎汉技术的商誉资产就在不断增加,目前商誉资产为10.2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30%。而且在并购公司出现业绩下滑之后,鼎汉科技也未对其作出商誉减值处理。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在鼎汉技术的30多亿资产中,除开10亿的商誉,还有10亿是应收账款。

  上图是鼎汉技术上市以来应收账款和营业收入的成长图,可以看出的是,两个数据之间的数值相当接近。

  也就是说,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高占比是鼎汉技术长期存在的问题,当企业处于高速成长期,应收账款高占比的问题被高增长所“隐藏”,而当企业增长乏力时,应收账款高占比的问题就表现得非常突出。另外,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鼎汉科技2015年至2017年度营业收入又一个明显的下滑,但是其应收账款却没有变动,也就侧面说明了公司运营模式在前期实现业绩猛增之后,积压的“累赘”并没又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减持的股东阮寿国自鼎汉技术高位下杀之后就开始不断减持,至今已成功减持超过2000万股股份,套现超4亿元。按照本次阮寿国减持数量来看,下一步清仓式减持将是大概率事件。

  截至今日收盘,鼎汉技术收报6.74元/股,跌幅6.13%。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尚志市京东白条套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杭州四季青被一个神秘女人卷跑200万!厂家们气吐血:都是血汗钱!睡都睡不着!)

“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想要加工衣服。”一个自称“赵杰”的东北女人,踏进了陈先生的厂子。

2018年11月份,在杭州余杭开服装加工厂的陈先生,看到有客户上门,自然不敢怠慢,经常给四季青的商家加工,又听说是朋友介绍,他也没多想。

但最后,陈先生发现,“赵杰”把加工好的衣服转卖后却跑路了,自己损失了十多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后,陈先生发现,跟他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其他几家加工厂。被骗的还有面料商、辅料商等,加起来共有15家厂家。

被骗的厂家报了警,并把情况反映到了钱江晚报96068热线。

前一天还在送衣服,第二天就关门大吉了

好四季一个神秘店铺卷跑了200多万

据厂家们讲,上门谈生意的“赵杰”有一个店铺(行内叫档口),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鞋包服饰城D区2055。

除了“赵杰”还有一对男女,负责理货等,交货的时候他们也来过,这个店铺起初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没想到的是,最后成了吞下厂家们血汗钱的血盆大口。

据厂家们不完全统计,损失最少的有37000元左右,多的有30万,总计200多万。

(图:厂家们的不完全统计)(图:厂家们的不完全统计)  

经常接四季青商家单子的陈先生说,与接外贸单子会有预付款不同,做市场货一般是先做好再付款。

“赵杰”找上门的时候,“加工费开到六七十元一件,比较有吸引力,价钱开得还可以”,先后做了不到2000件女款棉服,他只要了几千元钱的代购材料费,等他2018年12月17日要钱的时候,才发现那家店铺已经关了。

和陈先生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张先生,来找他的也是“赵杰”。

张先生说:“当时她来的时候,说自己人生地不熟,小姐妹让她来这边找个工厂加工,还说自己在四季青的好四季有店铺,我也没多怀疑。去年11月底,女款棉服总共加工了2000多件,开出来的价格不高也不低,量也可以,大概是十三四万元。”

另外,张先生厂里的500多件衣服,他也以180元的价格交给了“赵杰”代售,但是这些衣服都一去不复返,进了“赵杰”三人的腰包。

被骗最多的是盛先生,他的加工厂足足被骗走近30万元。“去年10月底,她自己找到我们工厂来的,说自己是意法的,在好四季有门店,实体店和网店都有销售,我一开始也没怀疑。第一单,做了四五百件,11月10日,给我转了代购辅料的钱,2.5万元。11月就大量下单,做了4000件女款棉服。”

就在关店的前一天,2018年12月16日,盛先生还接到“赵杰”的电话,让他把衣服都送过去,当天盛先生送了400件衣服过去。

17日早上盛先生联系对方催款的时候,“赵杰”说老公得了阑尾炎住院了,不方便,等第二天再到银行转账。但是17日早上去店铺要钱的人发现,店铺已被贴了罚款单。

要钱的厂家们再也联系不上“赵杰”三人了,随后,被骗的厂家们报了警。

“一看就是个老手,时间都算准了的”

面料、辅料、人工费全都拖欠

加工好的成衣被低价卖出

受害者拉起来一个微信群,互相交流后发现,短短两个月不到,从衣服的面料,再到辅料和加工全都是赊欠来的,最后的成衣却被低价倒卖,上演了一出空手套白狼。

张先生回忆:“他们一看就是老手,经验很丰富,对于服装的生产流程也很熟悉。”其他被骗者也表示确实如此,跑路的人对于服装行业非常了解,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合作的厂家们都是第一次合作,一开始先下小的单子,给了厂家们总共不过几万块钱,等到了11月大量下单,一直拖着不给钱,到了12月衣服都交货差不多了,掐准了厂家们要钱之前关掉店铺跑路。

厂家们还发现,就连“赵杰”的名字都是假的。

(图:“赵杰”)(图:“赵杰”)

(图:“赵杰”的同伙)(图:“赵杰”的同伙)  

空手套来的成衣,也被低价换成了实实在在的人民币。

盛先生说:“一般四季青的厂家都是这个月接单子,下个月20日给工人发工资,一般会提前三天催款,他们跑路的时间点正好是17日。后来我们也向周边的厂家打听了,我们做好的成衣,都被他们卖给了收尾货的人,一件可能只买个七八十元,都是给现金的,我们总共加工了差不多2万件衣服,他们卖了150万左右。”

加工商们也不是没有起过疑心。

一开始,陈先生也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来说,好卖的款式会多做一些,但是这个人来找我的时候,不管款式好坏,都使劲做。曾经也怀疑过,但是没好意思多问。”

后来,陈先生越来越怀疑,甚至还动过跟踪的念头,“一个是凭直觉,觉得他们有问题,加工的时候,我帮着预支了辅料的钱,但是想找他们要钱,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还有,不让我们加工厂之间互相联系。”

陈先生说:“刚刚被骗那几天睡都睡不着,服装加工厂本来就辛苦,我们每天都半夜12点以后才能休息,我12点前从没睡觉过,真正的血汗钱!”

做了18年服装生意的张先生说,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今年生意本来就不好做,没有什么利润,工人原来有三四十个,现在只有20多个了,房租一年有30来万,都快交不起了。这下又被骗了20多万,真的是雪上加霜,马上要到年底了,工人的工资也要想办法凑出来。”

损失最大的盛先生更是又急又气:“我是外地到杭州来的,干了也有八九年,本来今年市场行情就不好,亏了有几十万,这下又被卷跑了几十万,希望能把这几个骗子早点抓到,即便最后钱追不回来,也要让这几个人受到法律惩罚。”

好四季:店铺为私下转租

江干警方:已立案,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

2019年1月8日中午时分,钱报记者来到好四季鞋包服饰城了解情况。

在D区,钱报记者看到这个名为“伊家人工厂店”的店铺卷帘门紧闭,门上张贴着一张温馨提示:“2055的各加工单位,暨(既)有经济纠纷的个人,请立即联系采荷派出所。”钱报记者注意到,还有不少包装好的新棉衣堆放在店里。

钱报记者询问了附近的其他店主,他们均表示这家店铺开了没多久,并不熟悉。挨着2055的店铺主说,2055里的人没怎么看到过,也没打过交道,听口音是外地人。至于加工厂被骗的事,他也听说了,派出所也来处理过。

好四季保安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钱报记者,2055店铺的经营时间是去年10月至12月,之后经营者就关门走人了,2018年12月17日,他们在巡查中也发现了经营异常问题。

好四季鞋包服饰城运管部金主任表示,2055店铺存在私下转租行为,出现纠纷的经营者并不是最初与服饰城签约的店主。服装城管理部门与其没有过直接接触,再加上服饰城临近拆迁,里面的600多个店铺将于本月底全部清空,工作量较大,所以对2055店铺现经营者的情况了解较少。

江干警方表示,目前采荷派出所已经立案,对此案也高度重视,已经采取多种侦查手段进行调查。